当前位置:首页 > 叶德娴 > 打酸枣

打酸枣

2020-01-20 08:08:34 [黑色饼干] 来源:泾川县市民网
定了!从重惩治高空抛物犯罪可按故意杀人罪论处

2019-11-2816:04  来源:西安日报   记者:和谷 / 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邴璞

清晨时分,被村巷里一阵“收酸枣”的吆喝声唤醒。推门出去,见一辆蓝色农用车停在了村头沟畔上,婆娘老汉们陆续围拢过来,肩扛手提着装满酸枣的口袋和笼子,与买主讨价还价。做了一辈子庄稼的农民,做梦也想不到,眼下满山满洼野生的酸枣还能卖钱,甚至比小麦的收购价还高,一斤卖到了两块多钱。立秋时节,这便丢下辛辛苦苦种下的花椒不急着去摘,却一窝蜂似的投入了打酸枣的行列。

酸枣刺是家乡一种常见的野生植物,一旦在农田里冒出嫩芽,就会被庄稼人连根除掉。枣刺一般生长在地畔或沟边荒野,有尖锐的刺,还有带钩的刺。传说邻村孟姜原是孟姜女的故乡,孟姜女为修长城的丈夫范喜良送寒衣,得知丈夫累死后被夯入城墙,哭倒了长城,滴血认亲,负骨而归。秦军追杀孟姜女至同官金锁关,孟姜女在奔跑中被酸枣刺地弯钩挂住了衣裙,怨恨地说,你就不长直一些么?老天显灵,这一带的酸枣刺便齐刷刷地长直了,孟姜女得以逃脱,殉情于县城金山下的石窟里。家乡离金锁关三五十里,酸枣刺却依然是带钩的。

酸枣刺是大红枣的母本,嫁接后的大红枣又大又甜,不像酸枣又小又酸,皮薄、核硬、仁小。酸枣満山遍野,任性生长,春天长出的嫩芽是牛羊喜欢的食物,夏天开出花期很长的米粒般酸枣花供蜜蜂采蜜,冬天坚硬的刺条是庄稼人烧炕取暖的绝好燃料。酸枣的根扎得很深,耐旱,一茬茬刺条被砍了,又一茬茬刺条长起来,在耕地外的贫瘠土壤和黄土崖畔上从未断种,反而积累凝结成疙疙瘩瘩的根块,顽强地延续着生命。

记得童年时的酸枣,是秋后季节,酸枣叶片都随风飘落了,酸枣的果实红得好像血珠似的缀满了土崖畔,红雨一样点点滴滴落了下来,供馋嘴的孩子们捡了吃,酸得直打牙颤。有心人把酸枣收集起来,晒干,其核如骨,在碾子上碾碎,用细箩滤过,和上粗粮面粉做枣糊或枣馍,调剂贫乏单调的吃食。那些年月,天旱的时候多,人们广种薄收,角角落落都耕种了,草木稀少,割牛草放羊的孩子,一晌只能割到几斤草,挣不了几分工,价值几分钱。

这多年退耕还林,牛羊圈养,看不到牧羊人挥动鞭儿赶着白云般的羊群在山野漫游的情景了。然而草木一下了茂盛起来,甚至野蛮生长,疯狂地蔓延到了荒野和地畔,淹没了乡间小路。尤其是酸枣刺,长到了镢把粗也没人去砍柴烧。原因是村庄人少了,年轻人都出外到城里打工去了,孩子到城里学校去读书了,只有少数老人偶尔砍柴烧火,绝大多数人家放弃了柴火灶和烧炕,用上了电磁炉和电褥子。人们终于放生了酸枣刺,让它自然生长,结出繁盛的果实。果多圆或椭圆形,味大多很酸,核圆或椭圆形,种仁饱满可作中药。气味酸平,无毒。李时珍曰:仁,味甘、气平。主治心腹寒热,邪结气聚,四肢酸痛湿痹。久服安五脏,轻身延年。

当今采摘的酸枣,等不到果实红透即可收获,青皮,有的青红相间。按说,正值摘花椒的时节,但今年春寒,下了一场霜,花椒树刚刚长出的嫩芽一夜之间被冻枯萎了,天气转暖后长出的叶片错过了季候,到了开花敛籽时又遇上天旱,花椒歉收是板上钉钉的了。加上渭北一带几乎全域栽种花椒,市场饱和,花椒不像前几年那么受待见了。谁知打酸枣一说,前几年只是几个老汉老婆的营生,打的是红酸枣,分量不多,价钱也不高,人们只是作为笑谈,说老人是岔心慌,随便捡几个小钱。没料到,今年的酸枣行情大涨,年轻人假期也赶回来打酸枣,一个人一天打的酸枣有的收入一二百元,有的甚至能卖到五百元,令人咋舌。开始是手执长杆打酸枣,一颗一颗捡拾,后来干脆在地畔的酸枣钵子下铺了塑料布或床单,连果子和叶子一起收拢,到家再用簸箕筛子清理,一口袋酸枣比粮食的分量还重。散发着青涩鲜香的酸枣,便一车车运出村子,消失在通往城市的道路上。

傍晚时分,在村口遇到年过花甲的发小,在清爽的凉风中歇息拉话。他掂量着笼子底不多的花椒,说后晌去凹里的一片椒树园摘花椒,是老品种的狗椒,很小,几乎是一粒粒摘的。半晌的工夫,其价值顶不了一包烟钱,但闲着也是闲着,权当锻炼身体。有能赶上时代的聪明人,从农科城引进了新品种的大红袍花椒,结的一爪一爪的,一晌能摘一大笼。也有人说,前几年都吃到了花椒赚钱的甜头,争先恐后地栽种花椒树,说不定过几年又该挖花椒树而重新种麦子了。急功近利要不得,要有市场意识,捕捉科技信息,做新型农民,才能彻底脱贫致富,过上好日子。今年的酸枣行情好,明年呢?

在村口,可以透过一片沉入夜色的沟壑,望见市区的一片灯火。有一阵嗖嗖的风声传来,铮铮地响亮,是前不久架设好的高压输电线路,在宽阔的沟壑间琴弦一样鸣响。有的合作社建了大片大片的光伏基地,在地里不种庄稼,不种果木,种电,也能卖钱。邻村建起了秦人村落度假区,传说孟姜女是种桃的,桃产业很兴旺。近来又将桃基地扩展到了周边,流转种小麦的土地种桃树,一亩地补偿五百元,还能在家门口打工赚钱。因春旱,今年方圆麦子歉收,一亩地赚不到一百元甚至赔钱,纷纷加盟桃产业。

家乡是隋唐医药学家孙思邈的故乡,近年煤业凋零,资源性城市的转型,正朝着中医药产业的养生城市和文化旅游城市转变。酸枣,青皮可加工饮料,果仁可做中药原料,打酸枣便一下子成了周边村庄今秋的一桩盛事。

“收酸枣哩!”这热切的吆喝声由远而近,由近而远,随着金色的秋风不时在村巷里流动。

来源:西安日报  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邴璞

【西安日报社声明】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。自2009年1月1日起,其他商业网站(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)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,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。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的新闻,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"西安新闻网-西安日报"、"西安新闻网-西安晚报"。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,网站联系电话:029-88215931

台军军舰承包商面临破产危机150亿贷款恐“打水漂”

(责任编辑:交工乐队)

推荐文章